主页 > 业务交流 > 建立时代的认识坐标——《辛亥》的突围

建立时代的认识坐标——《辛亥》的突围

业务交流| 《创新在路上》 11-19

十集大型历史纪录片《辛亥》在2012年北京广播电视台节(栏)目创新奖评选中夺得节目创新奖金奖,在颁奖典礼上评委会这样评价《辛亥》:“节目在尊重历史发展客观性和必然性的前提下,摆脱了近代史中人物脸谱化的评价,以人物观察的客观视角,通过演员扮演、情景再现的叙述形式,立体地呈现出辛亥时期中国社会的全景。”

《辛亥》于2011年10月在北京卫视播出,播出后便引起了学术界和文化艺术界的普遍关注与讨论。它陆续斩获第26届中国电视金鹰奖优秀纪录片奖、第十八届中国纪录片系列片年度特别作品奖、中国纪录片学院奖最佳创意奖、第二届历史题材广播电视节目优秀作品奖等多项国家级、专业级奖项。

2012年12月,在由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举办的第18届中国电视纪录片盛典上,《辛亥》“PK”掉了包括中央电视台、东方卫视、湖北卫视、广东卫视的同题材纪录片,摘得“年度特别作品奖”,成为获奖作品中唯一一部辛亥革命题材的纪录片。组委会评价:“如何展现一段思想交汇、新旧杂陈、势力纷争、英才辈出的历史,纪录片《辛亥》提供了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样板。作品准确把握了历史与文学的平衡点,以文学家的眼光看历史,以历史学家的视角去讲故事。作品大胆采用人物扮演的方式,用讲述的方式带领观众回看了‘辛亥革命’,为纪录片创新提供了有益的尝试。”该奖项颁给了三部纪录片,其他两部为2012年风靡全国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(第一季)和2011年另一重大题材“建党90周年”的纪录片《旗帜》。

同在2012年12月,《辛亥》斩获第二届“光影纪年——中国纪录片学院奖”“最佳创意奖”。“中国纪录片学院奖”由中国传媒大学主办,中国纪录片研究中心承办,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支持,以每年一届的形式举行,被业内称为中国纪录片界的“奥斯卡”。“中国纪录片学院奖”组委会由国内外学界专家、业界精英及知名媒体从业者组成,颁奖词称:“该作品充分尊重历史事实,审慎地进行人物选择,利用人物口述来重新构建场景,形成了历史叙述的开放性。在该作品中,电影语言的使用,并没有妨碍其真实性的表达。语态的丰富,对历史类题材纪录片的发展起到了积极的开拓性作用。”

上述不同奖项的颁奖词表明,纪录片《辛亥》在现代史观、叙事语态、影像风格等方面的突破性尝试,收获了业界的高度肯定。

大型历史纪录片《辛亥》,是2011年北京电视台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的重点项目。《辛亥》以上世纪初叶的北京为中心舞台,以1911年辛亥革命前后(1908—1925年)波澜壮阔的历史风云为背景,以“共和”理想从落地生根、新基初肇,到屡受挫折、前路迷茫的过程为故事主脉络,表现了清末民初思想交汇、新旧杂陈、势力纷争、歧路纷繁的复杂历史面貌,展示了近代精英和革命先贤革命斗争的艰难过程和失败命运,刻画了中国两千年封建帝制走向崩溃和现代民族国家诞生的过程。

在创作中,摄制组确立了一些基本的价值原则,并努力开拓了相对敏感的近代史题材的表达空间。

一、创新思维——史观表达

《辛亥》努力摆脱“政治史”的单线思维,从更为广阔的历史文化视野出发,以“文明史”的视角和态度,从“近现代化史观”的视角阐述辛亥革命——填补了“辛亥革命”史实的叙述空白,丰富了“辛亥革命”的认识视角,开发了“辛亥革命”的认识价值,开辟了“辛亥革命”叙述的新境界。

1.传统的近代史书写,其兴趣往往侧重于“政治史”,形成了“革命模式”的叙述,即将近代中国的历史主题定位于“反封建、反殖民”,并将历史以“革命与反革命”“进步与落后”“爱国与卖国”等进行二元划分,一部中国近代史便是双方的斗争史。这种本质主义的认识模式,主观色彩较浓,忽略了历史本身的复杂性,对复杂的历史互动缺乏理论阐释能力,甚至体现出某种知识上的不足。《辛亥》则将这一段历史置于“文明史”的大框架之下,以“场域论”和相对主义的认识模式,去考察历史中各种力量之间的复杂影响,各种影响历史进程的因素的一种合谋、合作、合力——把辛亥革命描述为一场由社会各方力量参与的、混合动力的、创建现代民主国家的全民革命——在革命党人的革命行动之外,给了其他社会力量(立宪党人、北洋实力派等)合理的叙述空间。

2.《辛亥》对近代历史人物的描述和评价,以“文明史”思维框架下的“近现代化叙述模式”为标准,以其是否符合“中国近现代化的时代需求”为最重要的衡量标尺,开发了大量新鲜史实,突破了传统僵化的认识窠臼,摆脱了“脸谱化”的人物塑造,以人文化的视角作生命感的呈现,塑造了一个更为立体、多面、真实的时代精英群像,深刻描画了旧中国的时代精英为时代所困、无力作为的失败命运和人生悲剧。

3.《辛亥》以“文明史”的视角和态度,在片中充分体现出思想史、文化史、制度史、社会史、心态史等多种历史认识的视角,从而立体地呈现出辛亥时期中国社会的全景画卷。

二、创新形态——叙述方式

《辛亥》采用了以演员扮演历史人物进行口述的基本叙述形态,改变了“宣讲式”解说词的旧有模式和纪录片叙事的传统程式,丰富了历史观察的视角,营造了更为真实、客观、可信、可感的历史叙事氛围,深化了解说内容的表达意涵,为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1.历史人物口述的基本叙述形态以“陌生化”的手法,还原了历史在场者和观察者的多重声音,还原了时代的多元面相,从“全知视角”“限制视角”“目击视角”等多种视角及立场出发,构成了一部历史的“多声部合唱”,赋予了全片一种鲜明的客观立场,一种真实的历史质感,一种浓郁的生命实感和情感氛围。

2.历史人物口述的主体内容,来自书信、日记、笔记、报章报道、回忆录、随笔、奏折、公文等各种一手材料,或由这些材料改写而成。大量“亲见、亲历、亲闻”的私人化材料,经由历史在场者和经历者的口吻说出,最大限度地接近了历史真实,还原了历史的本来面目。

3.历史人物口述的叙述形态,改变了纪录片的传统观赏语境和话语场,叙述视点的不断转换、叙事节奏的不断变换、叙事质感的多样呈现,充分调动了观众的智力参与和情感参与。这种叙事方式也成为一种鲜明的形式符号,突破了观众的认识和审美经验,给观众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三、创新影像——美学风格
《辛亥》的影像由口述、内景再现、外景再现、历史视频、历史图片、影视剧段落投影、湿版照片外景拍摄、特效镜头等多种视觉元素构成。《辛亥》为全片进行了整体的视觉设计,使用了多种创新性的表现手段,并实现了成功的影像控制,形成了鲜明的影像风格。

1.《辛亥》的口述拍摄,营造了民国老照相馆“历史证人说出证言”的空间氛围。《辛亥》的再现拍摄,是“照相取证”概念和“老照相馆”空间的延伸,它以“意象化、局部化、造型化”为整体原则,在拍摄中大量运用影视造型手段和舞台艺术手段,以高度主观化、内在化、陌生化的手法,将拍摄对象置于“老照相馆”的内、外景时空场中,言说文稿表达的情境、情绪、情感,走出了纪录片再现拍摄“写实化”的传统模式,达到了再现拍摄的新境界。

2.《辛亥》的历史影像资料,搜集自世界各地,找遍了国内的所有文献机构及相关个人的渠道,网罗了国际知名中国历史影像收藏地的重要素材,大量独家的历史影像在中国的电视荧屏上被首次披露。大量新鲜、陌生的近代中国图景,使人感到心灵震撼,大大提升了观众对那一段历史的兴趣,丰富了观众对近代中国的了解。

3.《辛亥》还通过为历史照片着色、将影视剧段落投影、设置湿版照片外景拍摄、后期全片过色、精良包装制作等多种创作手段,成功将多种视觉元素统一在一种调性、质感、表达趣味之下,实现了对影像的解放与控制的统一。全片呈现出凝重、细腻、诗意化、陌生化的影像风格,其浓郁的情感氛围,真实还原了创作者对那个时代的认识,传达出文本的主旨诉求,感染了观众。

综上,面对“辛亥百年”这一重大历史题材,《辛亥》摄制组表现出一定的文化自觉意识和历史责任感,以展现当代中国人对这一段历史的前沿思考成果为目标,用现代史观和前沿手法对它进行了创新处理,建立了时代的认识坐标和审美坐标。这种创新探索,最终得到了业内人士和主流人群的高度认同。

中国传媒大学纪录片研究所所长何苏六在微博上对《辛亥》进行了赞扬和推荐,并由此表达了对《辛亥》创作团队的肯定:“在中国,历史纪录片占据比例很大,可惜几乎绝大多数都为应景之作,不仅话语内容不二,话语方式也几乎雷同,传播功效可以想见,同时,势必对原本就很稀缺的纪录片人和资金造成极大浪费。《辛亥》让清政府的人讲当年的事情,并以此建构新的史观,难得。我们应该热情欢呼这种突围。”

(吴群:北京电视台大型历史纪录片《辛亥》总导演、撰稿)

(责任编辑:admin)
阅读:
将内容分享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