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传媒人物 > 悦的新年:珍重待春风

悦的新年:珍重待春风

传媒人物| 报社 04-26

 

我能想象的最美的时光就是懒散。时间充裕,不慌不忙,没计划,没有电话没有微信,但是要有背景音乐和猫咪无声的走动。我作为那一刻世界的主人,我傲然坐拥一切眼下属于我的小物:半杯咖啡、脏兮兮的睡衣、内存告急且被贴满幼稚贴画的笔记本电脑、敞开的没吃完的半包原味薯片。第一人称充满脑袋,感觉细胞都醒了,高龄文艺女青年直面内心时是可敬可爱又可怕的。

悦悦

悦悦

常常处于与现实博弈的状态,常常觉得挣扎和疲累,仔细想想都是自己和自己吵架。平静水面下的波涛很难解释给他人听,只好默默感受暗浪拍打;同时也欣然接受他人对于平静水面之“平静”的赞赏,都是我的,手心手背一样的,好的不好的都是我的、都组成我,那又有什么好较量呢?

前一段去旅行,只带了一本书,名叫《珍重待春风》,一本洋洋洒洒的散文集,汇集很多大名鼎鼎的作者诸如白先勇、余光中、马家辉等等。还有几位像林孟洁、黄丽群,都是以前不熟知的,却带来了极大的惊喜和共鸣。想了解她们更多,结果上网去搜索“林孟洁”却一无所获,搜索“黄丽群”跳出作者的介绍和少量采访文字,还没来得及打开,就被弹出的购物广告给挡了大半。是被提醒要现实一点儿么?颜色刺眼的折扣羽绒服比那些过来人的生活智慧来得更实际么?也没错。数九寒天,北方的冬天不管怎样都还是需要一件厚实的羽绒服,看再多书也还是会冷,不如花钱买份握在手心裹住身体的暖。

悦悦

悦悦

顺便也解释一下书名吧,《珍重待春风》。这是源于一个“画图数九”的习俗。完整的版本是“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”(应该都是繁体字),这是从元代就开始的文字游戏,从皇宫到民间都时兴的“九九消寒图”,一张纸上整齐排列这九个字,每个繁体字都是九划,每天画一笔,八十一划都画满,原本雪白的梅花尽皆化身杏花,窗外已春回大地。脑补一下那个画面,每天都搓着手盼着画那一笔,每画一笔就更暖一些,年就更近一些,过完了年,春天也来了,一切都会好起来。

物质贫瘠时思想就丰富,此消彼长,没有干扰就更容易照看内心。很久很久之前的想念也简单、幸福也简单、期盼也简单。今时今日想要安静下来真的要看定力。就写这几百个字的过程里,我至少看了十次手机。没本事亦脱不开。默默开导自己就算把李商隐、李清照拖来现世,他们也一样会成为互联网上的“写手”,会变成张嘉佳或安妮宝贝吧。每一个时代的特质都是活在那个时代里的人们无法对抗的,顺应与消化是本领也是唯一出路。再比如过年。不说太远,就说80后的小时候,过年是一件要期盼一整年的事情。因为那一天可以穿从里到外全新的衣服,有仿佛24小时不间断的零食(都是平日里很难放开吃的稀有之物),糖果、花生、瓜子、芦柑、苹果……还有压岁钱;央视春晚的前奏一响起来就万人空巷,什么节目大家都叫好,快到12点时饺子已经热腾腾出锅,全家老小一起干杯,新的一年就在仰头畅饮的那一瞬热热闹闹地来了。现在呢?无需赘言,想想每个人都低着头抢红包和吐槽春晚的画面吧。

悦悦

悦悦

或许厌倦源于无事可做,无所事事才是无聊的起源和最高境界。让自己可以做点儿什么好重要,恢复手工劳作、恢复手写、恢复面对面语言的沟通和交流。我打算去买一些再生纸张做的贺卡,手写一些卡片送给身边的人;还打算今年也尝试一下下厨房,年夜饭上贡献一两道不会破坏全局的“小菜”,动手操作自然少不了被妈妈修理,那也好,也是生动的交流。或者做一些假日特饮,听起来好高级,比如“山楂陈皮饮”。陈皮药店就有卖,或者自己吃的橘子皮也行,切成细丝;山楂要鲜山楂,切开两半,去籽备用;冰糖适量;然后就是很简单的放在一起加水熬煮。根据人数来确定陈皮和山楂用量,保持比例是1:2就行,理气宽胸、健胃消食。

我喜欢“辞旧迎新”这个词,有放下的坦荡也有对即来的一切的无畏。眼看着最后几笔也要画完了,没有不舍,不舍也会过去,怎样都是过去,那就好好地过。

悦悦

悦悦

 

(责任编辑:songzheng)
阅读:
将内容分享到